交易登录 机构理财 私人财富 指数投资 华安未来 客户服务


杨明:关于全球经济增长乏力的一点思考
2016-07-25 08:45:01 来源: 上海证券报 字号:

  (作者系华安基金投资研究部高级总监 杨明)


  2008年之后暴露出来的全球经济增长乏力问题,我认为其根源是三个红利的消失。


  第一个是人口红利的消失。之前人们认为人口红利消失的主要影响在供给面,即劳动力短缺问题;但事实告诉我们,人口红利消失所影响的主要方面是需求面。因为劳动力的减少,在人口结构发生变化这样的长周期内,是可以通过技术进步、资本投入、全要素生产率的提高来弥补的。但是人口老龄化带来的消费需求的降低却无法弥补——机器人可以代替人劳动,却不能代替人消费。


  第二个是追赶红利的消失。战后经济快速增长的背后,都有后发经济体快速追赶的案例。先是日本和西欧经济的快速修复和追赶,然后是亚洲“四小龙”、韩国以及中国经济的快速发展。随着全球经济发展水平的落差不断被填平,这种落差势能转化为增长动能的过程正在不断衰减。这从本质上看虽是好事,但是会表现为经济增长速度的下降。


  第三个是公平红利的消失。战后美国经济的快速发展,建立在二战前后美国经济结构发生重大变化的基础之上。彼时,美国经济从自由放任资本主义转变为国家对分配关系进行全面干预,从而降低了收入分配差距,并造就了中产阶层的崛起。但是这个过程到新一轮全球化开始后,全球竞争导致了资本话语权大幅提高,结果分配关系开始恶化,并最终导致生产过剩、消费不足的问题。


  上述三个问题曾相互交织,一个红利的逐步消失也可能被另一个红利的崛起而掩盖,现在终于到了三个红利均出现衰减状态的阶段。第一个红利的消失无法克服,只能通过创造出更多的消费热点来进行缓解;第二个红利的消除则意味着需要开发更加落后的地区或者国家;第三个红利是最有希望出现扭转可能的,不过这需要制度变革。在全球化的时代,让资本变得节制非常困难,即便出现英国“脱欧”这样的极端抗争形式,事实上也未必有用。


  但是切记,资产价格的上涨并不是对未来有信心的表现。其实,资金争夺安全的债券,以及现金牛股票,还有不断回升的金价,都显示出市场的恐惧。在我看来,这种恐惧的本质是:在资本相对过剩且日益严重的趋势下,那些现在仍被当成财富的金融资产,实际上已经丧失了代表真实财富的资格。


  值得警醒的是,这种真实价值的消灭会让谁来承受,现在尚未揭晓答案。而在2000年科技股泡沫破灭后,事实上第四次科技革命引发的调整大周期已经到来。自那以后,由于房地产泡沫、债务泡沫,以及宽松的货币政策相继出现,这个调整要求被不断推迟。面对这样的全球环境,中国正通过改革来努力提升自身的实力。改革的重要性也因此彰显。